御宅屋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娘子,別拿我當坐騎 > 第四十一章 千鈞一發之際

第四十一章 千鈞一發之際

推薦閱讀:我的萬能火種萬界種田系統南宋第一臥底回到古代當贅婿網游之無痕劍訣瘋狂農民工大佬每天想把老公變前夫如果能少愛你一點迷蹤諜影港綜世界大梟雄

    瑯千秋低聲爆喝道:“它過來了!”

    她和聶冷川同時從地上爆起,兩個人都變得緊繃起來,十分警惕,隨時準備行動g。

    聶冷川和瑯千秋兩人對視一眼,打了一個手勢,然后便同時點了點頭,各自像一邊分開,守住兩個陣眼。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做足了準備的原因,而且今夜的這場大戲全為那邪崇一個所設,兩個人感覺深思清明的緊,等了整整一夜,為的全是這個時候了。

    因為即將有邪崇逼近的原因,周圍的空氣當中也出現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冷凝氣息。

    夜空當中有不祥的云逼近,空中又一點一絲的開始落下來絲絲雨滴,帶著一些腥臭氣息。

    瑯千秋嫌惡的翻了一個白眼,那只邪崇正主兒還沒出現了,倒是已經開始“香飄十八里”,提前要告訴別人它來了。

    她斂著眉頭,悄悄比劃了一個手勢,給自己和聶冷川身上各自加了一道結界,將些片明顯不太正常的雨滴隔絕在外。

    自身的邪氣已經到了能夠影響天地自然的變化,想必這只邪崇并不是普通的角色。瑯千秋在心中暗想,這就很有意思了。

    既然不是普通角色,那就證明幕后黑手此時正在一點一滴的嶄露頭角,此行不虧,應當會大有收獲。

    瑯千秋興奮起來,竟然忍不住屏住呼吸。

    其實若是認真來說的話,此時此刻發生的一切,應當是有諸多疑點的。

    比如說是昨天夜里行動還那么悄無聲息的那個邪崇,怎么到了今天,突然間就變得這么大張旗鼓了?而且竟然還會如此輕易的就被他們給發現了,這實在是有些奇怪。

    因為這邪崇出現的原因,而導致這個地方開始落雨,早知道,昨夜可還是沒有這樣的“盛況”的。雖然這一點可以用“因為今夜本就是一個雨天,所以這個怪物的很大程度都是借勢而為”這個原因來解釋,但是總歸還是有些奇怪的。

    瑯千秋和聶冷川兩個人現在各自守著一個陣眼,并沒有在一處,因此如果想要說話的話,就會有諸多不便。

    他們兩個人身上雖然都貼了匿形符,但是卻仍是可以可以看的見對方,遙遙相望的時候,聶冷川甚至還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笑容,露出了一口閃亮的大白牙。

    瑯千秋心念一動,忽然無聲無息的對著聶冷川,用十分夸張的唇語問道:“這個邪崇是昨天夜里見到的那只嗎?”

    聶冷川對這種東西的感知和直覺天生要比她厲害的多,而且昨夜也是聶冷川發現了那個邪崇,他應當離得那個邪崇的氣息。

    但是可能是因為瑯千秋方才說的這句話太長了,又沒有發出聲音,所以對聶冷川來說,可能理解的時候就略有些困難。

    他面上露出了一絲疑惑,不過很快就變得恍然大悟,也學著瑯千秋的樣子,用十分夸張的唇語道:“明天吃鐵鍋燉排骨好不好?”

    瑯千秋:“……”

    瑯千秋指天發誓,她從聶冷川口中讀出來的唇語百分百、絕對就是這句話,以她多年讀唇語的經驗,這句話她絕對沒有“聽”錯,這傻龍方才大概以為她問的是明天要吃什么……

    害,用這個方法實在是沒法交流!

    瑯千秋“無語子”了片刻功夫,又換了一個方法,秘密傳音給他,飛快道:“接下來你只要點頭或者搖頭就好了,我問你,這個邪崇你確定是昨夜的那個嗎?”

    聶冷川該不會這種傳音辦法,他突然聽見了瑯千秋的聲音,很快反應過來,毫不遲疑的點了點頭,并且打了一個唇語,道:“氣息一模一樣。”

    瑯千秋抬了抬下巴,回了他一個了然的眼神。

    既然已經知道這個邪崇就是昨夜的那個,那就說明他們在這里忙活了大半夜,沒有等錯人。

    可若是這樣的話,那方才就已經察覺出來的那些疑點頓時變得就更加可疑了。

    這個邪崇到底是為什么會突然變得如此大張旗鼓,它是刻意還是無意?它到底有沒有發現這個陷阱、有沒有發現他們的存在?

    瑯千秋凝神靜氣、屏住呼吸,若是一個不留神,說不定他們和這個邪崇的身份就會發生互換,從“獵人”變成“獵物”,這個當然就不太好玩了……

    不過因為準備充分得當、再加上對自個兒和聶冷川的實力還都比較放心的原因,因此實際上瑯千秋壓根也不覺得害怕,反正就是隨機應變也就對了。

    不多時,果然從西北方向就穿出來了一絲絲奇怪的聲音,輕不可聞。

    就像是光腳踩在泥巴地上似的,本來聲音就極小,但是因為泥地里堆積了許多水分的原因,因此軟綿綿的,會有一絲水意的聲音傳出。

    能看得出來,這只邪崇在經歷了昨夜以后,顯然變得更加小心翼翼,走一步停三步,慢慢悠悠,謹慎觀望,大概打定了主意,一旦有什么情況,立馬掉頭便走。

    嘿,原來還是一個長了幾分腦子的、懂得審時度勢的邪崇,瑯千秋這樣想。

    她按兵不動,把自己的氣息和周圍叢林融為一體,變成大自然中的一員,耐心的等待著那邪崇自己走進陷阱當中。

    這邪崇是從西北方向過來的,要去的地方去東南方向,這個很奇怪。因為西北方向其實是眉兒姑娘家中的方向,而東南方是它要離開的方向,也是陣法的生門所在,已經被他們給封住了。

    這邪崇從西北方向過來,是它在他們來之前就已經去了眉兒姑娘家里一趟了嗎?還是說,在昨天他們離開了之后,這邪崇就又重新回來了?

    總之,瑯千秋尚還沒有接收到從紙鶴那邊反饋來的消息,想來就算是這邪崇去了眉兒家一趟,也應當并沒有對眉兒造成什么危害……

    總之,不管這邪崇現在什么地方,做過了什么事情,只要是把它給抓住了,還愁問不出來什么有用的線索嗎?

    那邪崇果真是一點一點走進了,但是它周身都籠罩在一團似煙非煙的黑霧當中,看不清真實面貌。

    只是能大概看出來是個人影,生的身形纖長,背弓著,像是一個駝背,或者是背上背著一塊瘤子。

    邪崇四肢異樣的細長,手腕十分纖細,低低垂落在身側幾乎已經搭到了膝蓋的位子,只這一點,就已經和尋常人是完全不一樣的。

    因為看不清他臉上具體的面容,不知道這邪崇究竟是個什么身份,因此這就十分的惹人疑惑。

    它一步三回頭,顯然是是的謹慎的,不過就算是謹慎也沒有別的辦法,它也仍然是一步一步,慢慢的要踏進瑯千秋的陷阱當中了。

    而隨著這邪崇一點一點的越來越接近陷阱,瑯千秋只覺得她自己的心跳也跟著快了一拍,慢慢的要吊在了嗓子眼——

    突然之間,一陣躁動聲猛的從陷阱前方傳來,瑯千秋和聶冷川心中具是一緊,那只邪崇也仿佛收到了什么驚嚇似的,聽見了這樣的聲音,于是便猛的停住在了原地。

    它警惕的四下環繞著,距離眼前的陷阱就只有一步之遙,可是它卻停下了腳步,開始慢慢變得猶疑了起來。

    瑯千秋在這邊看的分明,原來方才那突然的一陣躁動,不過就只是一只突然從地洞里竄出來的黃鼠狼罷了。不知道因為什么,在先前聶冷川的威壓之下,它竟然沒有逃走,反而是在這個時候跳出來壞事!

    眼看著那邪崇停在了原地,那一瞬間,瑯千秋的心里幾乎有千百句臟話想要脫口而出,但是介于此時此刻這個特殊的原因,愣是硬生生的把那些臟話憋回了嗓子眼當中。

    她氣憤且不可置信的看向聶冷川,看見聶冷川在另一角落也是滿臉驚訝,顯然連他自己也沒想到突然之間會有這樣的變動。

    瑯千秋憤憤的扭過頭,重新盯著此時此刻那個已經愣在原地、謹慎觀望,并且不愿意再向前走一步的邪崇。

    盡管方才那只突然之間從地洞當中鉆出來的黃大仙并未在此地多留,不過是同他們“友好的打了一個招呼”之后便很爽快的竄進林子當中逃走了,但是顯然,它留下來影響可不只有這一點。

    溜走的黃鼠狼顯然是嚇壞了那只邪崇,或許用“嚇壞了”這個詞語并不太準確,因為它在經歷了昨夜之后,在今夜的行動上顯然變得謹慎了不少,一點點風吹草動也足以讓它察覺到危險,感到毛骨悚然。

    顯然,這邪崇的擔憂是不無道理的,因為它停在原地觀望了片刻之后,做出的選擇顯然不是瑯千秋所期望的——它要離開了,它要逃離這個地方了。

    大概是瑯千秋和聶冷川兩人現在的氣息都不太平穩,又或者是這個地方平靜沉寂的實在是有些不正常,總之那邪崇本能的察覺到了危險,已經不打算在前進下去了,它要在這距離陷阱只有一步之遙的地方退縮了。

    這讓瑯千秋如何能忍?

    只有那么一點點兒距離,那么一點點兒微不足道的距離,仿佛只要人把那邪崇輕輕推上一把,它就能立刻栽上一個跟頭,狠狠的扎進結界當中。

    不過即使是逃走,那邪崇也不敢大張旗鼓,它并不知道這里有什么人,也并不知道這里有什么樣的危險。它看不見瑯千秋和聶冷川,便本能的把危險放大。

    它的腳步開始慢慢的動了起來,慢慢的抬起了一只腳,向后退去……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瑯千秋當機立斷,爆喝一聲,道:“攔住它——”。。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estxy.cn/xs/27/27408/195653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5zyo.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bbin体育bbin体育网 - bbin网bbin网址 - bbin体育bbin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