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陸羽陳婉蓉 > 正文 924 這只是一個夢

正文 924 這只是一個夢

推薦閱讀:因為太怕死所以我選擇無敵曠世神胥諸天星圖詭異復蘇世界的封靈師茍在港影世界中上門贅婿我是贅婿入贅為婿我是個葬尸人廢婿翻身

    雖說雷劫已過,但是陸羽早就被那一百道雷霆劈得渾渾噩噩。

    至今,都沒有恢復過來,思緒依舊是一團漿糊。

    有些好像不屬于他的記憶,朦朦朧朧的,有種異常的熟悉感,那種感覺,卻又在快速消散。

    就如做了個夢,這一清醒過來,夢中的內容和真實感,便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消淡一般。

    而在剛才,當他夢中記憶即將與現實重合之際,不知為何,他的心臟猛然一痛。

    這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痛,而這一種痛楚,陸羽并不陌生。

    在他與上官凝霜第一次碰面的時候,陸羽就已嘗試過一次了。

    當時,他還以為,是上官凝霜對他下的黑手。

    這驟然而來的劇痛,陸羽能做的只有捂著心臟直挺挺倒下,他就如離開了水的魚兒,雙眼暴睜,張合著嘴做出大口呼吸的動作。

    這一劇痛傳來,那個似是夢中的記憶消散得就更快。

    他竭力想要記住什么。

    其實就如普通人,在夢醒之后,偏執而刻意地去記住夢中的內容,通常的結果是,夢中的片段是記住了,但是那種夢境的真實感,卻是消褪得干干凈凈。

    陸羽,也是如此。

    眼前的這個灰衣少女,與他夢境中的那個灰衣少女,真正重合到了一起。

    夢中。

    那是一片廣闊無邊的黑色海洋,就連頭頂上的天空,都是昏昏沉沉的,那張廣闊無邊的黑海,翻騰著黑色的海浪。

    一波接著一波,潑灑在布滿了礁石的岸邊,其后,海浪剛退下去,下一波海浪又涌了上來。

    嘩啦啦的海浪聲,帶給人的并不是開懷愉悅的舒暢之感。

    貧瘠的海岸,與那個似是永遠都昏沉的天空,還有黑色的大海,海浪聲......

    一切的一切,都充滿了令人絕望的壓抑。

    陸羽夢到自己邁開步子,不緊不慢地走向前去。

    因為。

    海岸那邊,有一名左手背負腰后,右手持著一只紅色酒葫蘆,面向黑海沉默深思的背影。

    這道背影對他宛如有某種吸力,吸引著他邁步向前。

    由于是在夢中,他并沒意識到,這道灰色的背影,究竟是何人。

    他就這么,一步一步地,往前走,靠近著。

    當他走到距這灰色背影身后,大概只剩下三米距離的時候。

    這道背影,終于是有了動作,她舉起酒葫蘆,灌了一口酒,便轉過了身。

    至此,一張五官精致,如人間絕色,襯托著平劉海齊耳短發的絕美容顏,呈現在了陸羽的眼前。

    沒有在遇上熟人以后應該露出的會意笑容。

    她神情平淡,淡淡地說了一句,“陸羽,你終于來了。”

    這淡漠的語氣,卻未有使得他感覺半分疏遠,好像早已習以為常,而他還能從這句話之中,聽出些許欣慰之意。

    接著,他也終于認出,站在他面前的這個短發少女,不是上官凝霜是誰?

    “凝霜!”他驚訝地呼出了短發少女的名字。

    那時他的感覺,好像在此之前,根本就沒有想到,短發少女會出現在這里。

    上官凝霜沒有回答,只是輕輕一笑。

    這個淺笑,頓時就讓他的心升起了一股異樣非常的情緒。

    接著,她將手中的酒葫蘆,隨手一拋,拋了過來。

    陸羽伸手去接。

    就在接到酒葫蘆那一刻,他便霍然從夢中驚醒。

    清醒以后,他還沉浸在那個夢境之中,茫然而渾噩地回味著。

    然后就是一抬頭,夢境中的短發少女,與眼前的上官凝霜相互重合。

    那股異樣非常的情緒,似是觸動了他心臟的某處神經,陡然就傳來了陣陣難以形容的劇痛!

    很痛,很痛!

    在抵抗這劇痛的同時,他近乎偏執地要記住那個夢。

    而到最后,那道模糊而朦朧的倩影,烙印在了他的記憶之中,他記住了。

    可是,那種感覺,那股情緒,已然消散于無。

    他記住了那個夢中的倩影,而夢境再度回想卻已索然無味。

    由此同時,心臟的劇痛如潮水般消褪。

    他捂著心臟坐起,臉上依舊留存著驚悸之色,迎上上官凝霜的視線,他下意識地就開口說道,“我認......”

    陸羽想說的是我認識你,不過話至中途,噶然而止。

    這只是一個夢,如果憑著一個夢,以這個為根據一口咬定他認識上官凝霜,這未免太荒唐。

    然而,事實上上官凝霜手臂上的刺青......

    迎上這個稍帶不解的淡漠眼神,陸羽改口說道,“你那個酒,能不能給我嘗嘗?”

    上官凝霜的臉上,露出了一抹不屑冷笑,再不搭理陸羽,轉身就走了出去。

    而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腦海里關于那個夢境的記憶,就定格在了那道背影之上。

    就像一張畫。

    而他,并不是畫那張畫的人。

    如同看一張別人畫的畫,畫中雖美,卻無法體會畫師的那種作畫時的心境。

    陸羽也被外面傳來越趨劇烈的爭吵,吸引了注意力。

    他也起身走了出去。

    外頭,是一片狼藉。

    盡管這是黑夜,陸羽依然能目視清晰。

    這方圓百米之處,盡是大小不等的大坑小坑,滿目瘡痍,不用問也知道,這是他渡劫留下的痕跡。

    此時,索朗一家正站在一起,竭力地想對一名陌生老者分辨著什么。

    可惜的是,這根本沒有他們插嘴的余地。

    因為哈駑達赤,正與那個老者進行著一場劇烈的爭吵,兩人,皆是吵得面紅耳赤,誰都不謙讓誰。

    摩拳擦掌著,大有一副隨時動手的架勢。

    至于爭吵的內容,自然是索朗和達瑪之事,只不過,達瑪沒有來。

    “多吉,我告訴你,這是小輩們的事,我家索朗贏了,你就不服了?”

    哈駑達赤雖然激動,卻是鼻孔都要翹上天了。

    可以想象,他并不是生怒,而是在得瑟,不想在口舌方面做出任何的妥協讓步。

    反觀那個名為多吉的老者,已經氣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

    他抖抖索索地指著哈駑達赤,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其實都在陸羽的預料之中。

    如果沒有意外,接下來就得開打了。

    他們一開打,那就是他和上官凝霜逃離的時候......

    念及如此,他瞥了一眼上官凝霜,卻發現她的視線,并不在眼前的爭吵上。

    而是,天上。

    天上?

    陸羽下意識地順著上官凝霜的視線望去。

    在下一刻,他的身形就是一頓。

    只因,在千米高空之上,懸浮著一名身披紅袍的年老喇~嘛,怪異的是,這年老喇~嘛的身上,卻未有半分氣息泄露。

    要知一名修行者,在運轉精元的時候,氣息是無法遮蓋的。

    屏息靜氣這個詞的意思,就是什么都不做,這才是真正的屏息靜氣,精元一轉,那就會有氣息泄出。

    而這個年老喇~嘛,陸羽沒有見過。

    只是不知為何,陸羽一看這年老喇~嘛,就情不自禁地與之前,在平原上對一眾西域修行者布道的活~佛聯系在了一起。

    這是一種無從說起的感覺。

    這年老喇~嘛,卻是在打量著地面上的坑坑洼洼,或是察覺到了陸羽和上官凝霜的視線。

    他微微轉頭,也投視了過來。

    他的目中,似有神光一閃。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estxy.cn/xs/23/23295/209703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5zyo.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bbin体育bbin体育网 - bbin网bbin网址 - bbin体育bbin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