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陸羽陳婉蓉 > 正文 798 重打一千大板

正文 798 重打一千大板

推薦閱讀:奧特曼游諸天重生之天師王妃關于我在斗羅的第999次輪回迪迦的傳說同桌她又A又颯第一女刀修諸天新時代繼承兩萬億漢明道兄又造孽了

    經過這二十多日的苦修,陸羽的肉骨強度再次上升了一個臺階。

    他的境界,卻還是沒有太大的進展。

    自半個月之前,他將那滴真元都用作滋養肉骨之后,同樣的事,他已經干了三次。

    每隔幾日,他體內的真氣都會壓縮成一滴真元。

    至此,經過這十五日的磨練,這塊八百斤重石頭,他覺得越來越輕了。

    所以他在尋思,是不是要換一塊更重的石頭。

    他對這種修行方式上了癮。

    因為這能看到自己最真實的進步,從五百斤起到現在,他已準備要換一塊千斤以上的巨石了。

    陸羽扛著大石,疾跑山林之間,同時他密切觀察著四周,看有沒有趁手的石頭。

    而隨著他的疾跑,眼前的景色也在快速變幻。

    突然,他就看到了前方,有一塊矗立的大石頭,這乍一看,估計得有一千五百斤左右

    再說湖泊西邊那處,春~光滿園,十幾個洪門女弟子,嬉戲的好不開心。

    洪門的女弟子,無論是在修煉還是在環境上,都要比男弟子好上不少。

    比如這中午時分,午飯過后她們通常都會來到這湖泊修行。

    是的,修行。

    在水中修煉,也是磨練肉骨的一種方式。

    炎炎夏日,她們在這修行或是一種難得的享受,卻不要忽略了,冬季,她們還是會在這湖泊苦修。

    洪門的功法就擺在這里。

    每個長老教授的方式,卻都有所不同,有所差異。

    但這宗旨,還是以淬煉肉骨為主。

    一個強大的門派,就得容納得了百花齊放的局面。

    洪門,無疑是其中典范。

    正當這些洪門女弟子,趁著女長老還沒來,嬉鬧得正歡之時,忽聞從溪邊傳來沉重且快速的腳步聲。

    這腳步聲,同時還帶動了雜草和樹枝折斷的動靜。

    “砰砰砰砰”

    “稀里嘩啦”

    “有情況!”

    一位警覺異常機敏的洪門女弟子驚叫一聲,隨即其余的十幾個女弟子,都停止了嬉鬧,將身體全部浸入湖水,只露出腦袋,雙眸緊盯著動靜傳來的方向,如臨大敵。

    然而下一刻,這十幾個女弟子警戒的神色,就紛紛變得驚恐起來。

    “哈哈,天助我也!真是想什么就來什么!”

    陸羽扛著石頭,興高采烈地從林中沖出。

    只因他看見了這塊矗立在湖泊之旁的巨石。

    這山靠著山,找一塊石頭倒是不難,問題是要尋得一塊趁手的,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尤其是千斤以上,哪怕形狀不好,那也得兩端大致對稱的。

    所以陸羽在開心之余,難免就疏漏了一些細節。

    他哈哈一笑,便是身體猛地一下沉,然后驟然一繃直,屈回的雙手使盡全力一推!

    他扛著這塊重達八百斤重的石頭,就凌空飛起了十幾米高。

    接著,這大石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

    剛好又不偏不倚地,砸向了那十幾名女弟子嬉鬧的水面上。

    “啊!快逃!”

    “救命!”

    “我的媽呀!”

    霎時,湖泊之中就響起了一連串驚恐的尖叫。

    這些內門女弟子,畢竟不是普通人,修為也都邁入了第二步,又熟知水性。

    再說這大石凌空而來,雖說來勢洶洶,但這落下的速度并不快。

    縱然如此,她們還是才堪堪逃離這大石落下的中心,大石就無情砸在了水面上。

    “嘭!”

    水花被砸起好幾米高,這十幾個內門女弟子,也紛紛被砸得人仰馬翻,嬌呼連連。

    陸羽愣住了。

    而實際上,當他看見眼前這塊千多斤重巨石下方,足足有十幾套,被疊得整整齊齊的衣服的時候

    他就愣住了。

    這十幾套衣服,明顯是洪門女弟子的衣服。

    他認識洪夢晨,所以也不是沒看見過洪門女弟子所穿的衣服。

    問題是當他的視線剛剛落在衣服之上,手中的大石在這時也剛好離手飛出。

    他沒看到湖中嬉戲的洪門女弟子,主要是被這石頭遮住了視線。

    如果他事先看到,絕對不會再貿然沖上來。

    當大石落水,“嘭”的一下砸出巨大浪花,和一連串驚叫的時候,陸羽也猛然回過了神。

    想都沒想,他霍然轉身拔腿就跑。

    洪門有女弟子這件事,他不是不知道,他還知道,那些女弟子就在宗門范圍內的某個地方。

    之前除了洪夢晨,他為何沒遇上其他的洪門女弟子,那是因為她們并不與男弟子一同修行。

    因此,陸羽馬上就慌了。

    這要是被當場抓個正著,那可就解釋不清了。

    洪門的門規里,就有著這么一條,擅自闖入女弟子的修行之地,可要面臨重罰。

    自知是捅了個馬蜂窩,陸羽自是比猴子都溜得快。

    可是他再快,也快不過管轄此地的女主事長老。

    他這還沒跑出百米,就有一道身影從天而降,擋在了陸羽的面前。

    這是一名年約四十歲左右,一身素衣,黛眉鳳目,風韻猶存的女人。

    她正冷冷地注視著陸羽,面若寒霜。

    剛才,她在附近修煉,倏地就聽到了這湖泊傳來的驚叫,于是就趕了過來。

    無論如何她都沒想到,這洪門禁地,竟是給一個洪門弟子闖入,還

    這是她的失職,哪怕是將這登徒子正法,她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就可想而知,此時她心中的憤怒。

    “師姐,如果我是無心闖入,而且什么都沒看到,你信不信?”陸羽干笑兩聲,又小心翼翼地補充了一句,“你要是不信,我可以發誓,真的,老天都肯幫我作證。”

    膽大包天,真是膽大包天!

    抓了個人贓并獲,這登徒子居然還在信口雌黃!

    陸羽這一舉動,立馬就把女長老激怒了。

    “跪下!”她怒喝的道。

    與此同時,她左手一甩,一道黑影就襲向了陸羽膝蓋,快如電閃。

    而陸羽“哎呀”一聲痛叫,就身不由主地跪在了地上。

    “冤枉啊師姐,我真的什么都沒看到!”陸羽急了,便呼天搶地的叫起了冤枉。

    “再喊!再喊我就把你的眼珠子給挖了!”

    一聲嗔怒,隨著紛亂的腳步聲傳來。

    原來是那十幾個女弟子,此際都穿好了衣服,滿臉怒容地,浩浩蕩蕩走了近來。

    待這些女弟子圍近,其中一個長相伶俐清秀的女弟子問,“長老,你說該拿他怎么辦?”

    這問題一出,這女主事長老頓時就皺起了眉。

    怎么辦?

    這,倒是難辦了!

    無論是在世俗,或是在修行界,女子都注重名節,今日出了這禍事,能怎么辦?

    按理說剮了這登徒子的眼,才是最好的懲戒。

    可這么做,他肯定懷恨在心,之后必然大肆宣揚,這十幾個女弟子的清譽就毀了。

    再砍斷手腳,戳破雙耳,切了舌頭?

    那還不如直接殺了。

    但這有一個問題,若是旁人問起,她們再怎么說,也是一家之言。

    她的臉色,更顯陰郁,“先把他綁起來,重打一千大板!”

    聽見這話,陸羽的神色霍然就變了,“什么?打屁股?”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estxy.cn/xs/23/23295/191105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5zyo.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bbin体育bbin体育网 - bbin网bbin网址 - bbin体育bbin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