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陸羽陳婉蓉 > 正文 653 風水輪流轉

正文 653 風水輪流轉

推薦閱讀:仙朝我的進化條又卡住了萬界點名冊重生家中寶仙道長青凌天神尊清穿之十福晉她又忽悠人反派天天想和離仙草供應商我為天帝召喚群雄

    而首當居中的,赫然正是雷元彬。

    也不知這雷元彬,之前天資一般實力卑微,又是如何邁入到了陽神境,而且還是成為了四人之首。

    上官家族的人,脾性大多如此,而上官文瀚的反應,也在雷元彬的意料之中。

    畢竟,他打理雷家的外部生意那么多年,什么人沒見過,應付這一切,也是綽綽有余。

    “上官兄還請稍安勿躁。”雷元彬笑了笑,目中精光一閃,說道,“今日我和陳少館主共同決定開這個會,主要是為了一件事,那就是八大家族的勢力,如今應該如何重新分配的問題。”

    上官文瀚的臉上露出了恍然之色,隨即冷冷笑道,“原來是說這個,但這我想沒什么值得討論的,當年的八大家族,如今只剩你雷家,我上官家,還有李斐然的李家,這個子嘿嘿,算不得數。”

    “你”陳書桓臉色一變。

    “至于其他家族,現在已是群龍無首,你要是說到該如何分配,那當然是各憑手段。”

    說到這里,上官文瀚的目中露出一抹肆無忌憚的張狂。

    上官家族的滅魂血手,原本就是讓整個修行界都談虎色變的無上功法。

    今時今日,就更是如此。

    雖然在座四人,都是陽神境修行者。

    上官文瀚有這個狂傲的本錢。

    如果不是這樣,上官文瀚就不會引起雷元彬如此重視,能夠坐在這里,作為四大巨頭之一參與這個會議。

    聽到如此囂張的話語,雷元彬的臉色也相當不好看,“上官兄,各憑手段固然是沒錯,但那未免傷了和氣”

    “哈哈哈哈,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一個笑話,和氣?你們何時對我上官家客氣過?”上官文瀚的神情變得陰鸞起來。

    雷元彬冷聲的道,“這么說來,上官兄你這是不肯合作了?”

    見氣氛不對,上官文瀚陰冷地道,“看怕是今日~你們叫我來,不是為了講和,而是另有目的吧。”

    “上官老兒,你不要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直強行按捺火氣的陳書桓怒道。

    雷元彬卻不再管上官文瀚,而是轉頭問司馬大軒,“司馬兄,你說這件事,該如何定奪?”

    這時,雙目微瞇的司馬大軒睜開了眼,淡淡地道,“如今雷、上官、司馬三家,內外不穩,我想還是應當以和為貴最好。上官文瀚,你也不要再意氣用事。”

    在八大家族都還未大遷移之前,司馬大軒已是司馬家的大族老。

    沒有一定的實力,他也難以坐上大族老的位置。

    直至今日,jhsdk他的修為依然是最強的。

    不過他所說的這些話,上官文瀚卻是不想買賬。

    他冷熱嘲諷地道,“大司馬,別以為修為比我高,就能在我面前說教,難道你忘了,當年我上官家,和你司馬家是受到什么待遇。正所謂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這是我上官家崛起的機會,你要是想做圣人,你就去做吧,別把我拉下水。”

    “至于你們兩個腦子里想什么,呵呵呵呵,難道我會不知?”上官文瀚瞥了雷元彬,陳書桓兩人一眼冷笑,“你們是看到我上官家崛起的速度之快,所以怕了,是不是?”

    雷元彬、陳書桓為之一頓。

    只因上官文瀚這幾句話,剛好就戳中了他們的痛楚。

    的yyy<b確是這樣沒錯。

    華夏修行界天地靈氣枯涸,早已不是一年兩年之事。

    然而,上官家族的日月奇經,卻是對天地靈氣依賴最少的一門詭異功法。

    自筑基起,就已開始修煉血氣,在同一境界之內,無有敵手。

    哪怕是修為再高兩三個境界,都不敢與之硬抗,一旦中了血氣之毒,不死也得剝層皮。

    以前,上官家族由其余七大家族壓制,從而維持華夏修行界的平衡。

    而隨著各大家族的老祖宗踏入秘境,上官家族就開始瘋狂地擴張勢力。

    修煉日月奇經的門檻很低,哪怕是一個普通人修煉了這門功法,天資再不濟也會有所成就。

    最重要的一點是,上官家族一直有外招家族子弟的規矩,條件是修煉了日月奇經,就得改姓上官。

    可是這個條件,對于普通人而言,根本不值一提,這是一個一步登天的機會,這么一比,就顯得微不足道。

    這也是為何,上官家族擺脫了鉗制以后,崛起得如此之快的原因。

    雷元彬和陳書桓二人,的確是抱有諸多顧忌。

    尤其是雷元彬,由于天資平庸,他原本是負責雷家外部事務,一個不起眼的人物。

    所幸,雷家的老祖宗,雷清元在離去之時,給了他一場造化。

    至于是什么造化,這就得說到華夏修行者所修煉的功法hssh。

    除了上官家族以外,修行者修煉到一定境界,都要開始修煉血氣,而修煉血氣的開端,就需要血引。

    血引從哪里來?自然是從家族子孫之中獲取。

    血氣與血脈之間的聯系,是息息相關的。

    雷清元在進入秘境之前,就把身上的血氣,傾注了相當一部分在雷元彬身上。

    他的本意是在自己離開以后,不至于雷家的傳承就此斷絕。

    所以,雷元彬這雷家家主之位都還沒焐熱,又怎么能夠容忍上官家族踩著自己的腦袋爬,最終成為華夏修行界之首。

    至于陳書桓,也是抱有差不多的想法。

    他陳家原是依附雷家的一個家族,卻是得益于幾年前那次大遷移的機會。

    陳家,終于脫離了雷家,作為一個獨立而令人不敢窺的大家族,終于是在華夏修行界直起了腰。

    他自然也不希望看到上官家的崛起。

    反觀司馬大軒,倒是對三人的爭執沒有心生太大的波瀾。

    他原本就是司馬家族的大族老,享盡了權力的滋味。

    而作為留在華夏修行界,作為司馬家的傳承人選,他深感責任重大,卻也還抱有進入秘境的希翼。

    他的想法很簡單,從他的幾個弟子之中,挑選幾人重點培養,待后繼有人之時,就進入秘境尋找族人。

    他深知這三人想法。

    與其去往風險不明的秘境,還不如留在華夏修行界,做一個呼風喚雨的至高強者。

    他為何來此,只是不想看到爭端。

    華夏修行界僅存的天地靈氣,已經經不起再這么折騰了。

    卻是未待他開口,陳書桓卻目露殺機,冷笑地道,“上官老兒,你要是這么說,我們就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estxy.cn/xs/23/23295/1627436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5zyo.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bbin体育bbin体育网 - bbin网bbin网址 - bbin体育bbin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