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陸羽陳婉蓉 > 正文 638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正文 638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推薦閱讀:仙朝我的進化條又卡住了萬界點名冊重生家中寶仙道長青凌天神尊清穿之十福晉她又忽悠人反派天天想和離仙草供應商我為天帝召喚群雄

    “好吧,應仙皇之邀,我就稍作逗留,打擾了。”陸羽抱拳說道。

    此番說辭不卑不吭,是進是退,分寸也拿捏得剛剛好。

    陸羽答應留下,也沒說明什么時候走。

    對此,葉冕則是欣慰地點點頭,“那么,你就先去尋凌珂茗吧,我與凌傲陽、孔禹蒙,還有一些要事相商,今晚我便在這殿上設宴,還望你過來一聚。”

    葉冕雖說已是仙皇,但是在陸羽面前,就如一個長輩那般平和善談。

    如果這僅僅是針對陸羽,那還不代表什么。

    他對每一個人,都是這般和善。

    然而,不會有人為此忽略仙皇的無上威嚴。

    離開大殿,陸羽的身形也隨之詭異消失。

    他在進入皇都之時,就已感應到凌珂茗的存在。

    可以這么說,整個皇都的大小動靜,都瞞不過陸羽的感知,這就是第九步的恐怖之處。

    凌珂茗與喬卿,還是住在以前那個殿中。

    他剛剛出現在院中,就迎上了窗邊凌珂茗的視線。

    對于凌珂茗的詫異,陸羽只是抱拳微微一笑,“凌少主,我此番前來探望,希望不會顯得太過冒昧。”

    凌珂茗,在陸羽心中還是感覺不差。

    否則,他也不會特地到此拜訪。

    他也心知,一旦他離開仙皇勢力,往后若在重逢就會是另一種立場相待了。

    他來,是為了作一個告別。

    “啊?陸羽?!”

    很顯然,凌珂茗完全沒想過陸羽會出現在這里。

    故人重逢,也使得凌珂茗甚是驚喜。

    “誰?陸羽?”

    很快,喬卿的身影就出現在窗前。

    一看真是陸羽,喬卿的臉上也露出了激動之情。

    “斟茶!”

    ......

    隨著門被凌珂茗打開,陸羽也舉步而入。

    二人,相對而坐。

    卻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打開話題。

    凌珂茗還情有可原,她應有作為一名女子的靦腆與矜持。

    至于陸羽為何亦是如此,那是因為他方才在仙皇大殿之中,得知了葉冕與凌珂茗的婚事是假,實際上不過是為了爭奪仙皇之位的一個小棋局。

    再想當時,凌珂茗對那樁婚事的憧憬,如今已然幻滅,卻還是與凌傲陽留在皇都。

    想必,也不太好過。

    半響,還是陸羽打開了話題,“凌少主,近況可好?”

    “還好。”

    凌珂茗點點頭,臉上始終掛著一絲重逢故人的笑意,“那時,我忽聞你已隨皇女有事外出,為何當時不辭而別?”

    她這番詢問,并沒有責怪之意。

    其實她也知是怎么回事,那都是凌傲陽的安排。

    而凌傲陽這般做法,實在是不太仁義,不過凌傲陽是她的父親,她也不好多說什么。

    換個立場,若是讓她將喬卿“轉贈”,她是無論如何都不舍得的。

    “那天著實匆忙,也就不便打擾凌少主。”陸羽說道。

    隨著話題打開,氣氛也隨之緩和了下來。

    再加上喬卿之后的加入,三人相談和諧而融洽。

    時間流逝。

    不知不覺,已是臨近下午時分。

    “陸兄,不知你在接下來,有何打算?”凌珂茗問道。

    她是抱著既然陸羽已回,大有重新招攬的心思。

    可是她也心知,陸羽不喜受縛的個性,而此番前來,恐怕也不是簡單前來問候的意思。

    “......凌少主,我已準備離開仙皇勢力。”陸羽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

    “什么?離,離開?”

    凌珂茗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這其中含義,她又如何不知,可是據她所知,無論是加入任何一個勢力,想走,那幾乎是不可能。

    離開,就等于是叛離無異!

    “陸兄,你莫要再說下去,但我還是希望,你三思而后行......”凌珂茗肅容地道。

    她不想陸羽再說下去的原因,是為了防止隔墻有耳。

    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一旦傳了出去,后果難以預料。

    陸羽笑了笑,沒有再接著說下去,他知道凌珂茗這是為他而憂,不過如今這已不是他憂慮的問題。

    暮色悄然降臨。

    “凌少主,我差不多要走了。”陸羽說著,便站了起身。

    見狀,凌珂茗也連忙起身。

    她的眼中帶著幾分不舍,躊躇了一會兒,終是開口問道,“難道陸兄就不再考慮一下?往后回到魚龍城,我可安排你一個松閑之職,彼時,你有修煉的時間,不再為俗事困擾。閑暇之余,你我也可偶爾一聚......”

    對于陸羽,凌珂茗是將之當成摯友。

    無論是陸羽的談吐,還是為人處世等等,都深得凌珂茗賞識。

    最重要的是,她在陸羽身上,找到了一種平等的尊重,而不像喬卿那般,相處之中,始終帶有主仆之別。

    她也知道,陸羽是真的把她當成是一位朋友相待。

    也曾以朋友的身份,救了她一命。

    雖然陸羽沒有明示,她卻是心知肚明。

    如是種種,她才不舍。

    陸羽搖了搖頭,輕輕一笑,他不作言語,凌珂茗卻明白了其中之意。

    最終,她嘆了口氣,“也不知今日一別,何時再能與陸兄相聚。”

    “自是有緣之日......凌少主,喬卿,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就此別過吧,各自珍重。”

    望著二女大有戀戀不舍的意味,陸羽深知久留更添離愁。

    話一說完,他就轉身走了出去。

    少傾,主仆二人才回過神來,迎步出去相送,庭院之中卻已不見陸羽蹤影。

    ......

    仙皇大殿。

    大殿居中的位置,不知何時已擺上了一張圓桌,五張靠椅。

    葉冕、葉璇、凌傲陽、孔禹蒙已上座,唯獨留下一張空椅。

    圓桌之上,只是七八道精致菜肴,以及銀壺盛裝的酒水。

    這圓桌不大,與這諾大空曠的仙皇大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極其容易令人誤以為,這主人的待客之道未免太小氣了些。

    不過,這是仙皇大殿。

    這個地方,是仙皇用來以各大城主商議國事之地,今晚卻是被用作了飲酒作樂的場所。

    可想而知,陸羽受到了何等重視,才有這種待遇。

    大殿內的氣氛,卻是顯得沉寂與壓抑。

    陸羽今日聽聞葉冕說要設宴,他以為是在別處,然而當他離開凌珂茗的庭院,感應了一下,才知道葉冕是真的把仙皇大典當成了設宴之地。

    “陸羽,過來坐罷。”凌傲陽笑道。

    “陸兄,你過來坐我這邊。”孔禹蒙則是笑容滿面地打起了招呼。

    見此,陸羽點點頭就走了過去。

    這一看之下,陸羽就已有了某種預感。

    今晚這酒,注定了不會太好入喉,但有孔禹蒙在,必然是會喝得相當痛快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estxy.cn/xs/23/23295/1627435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5zyo.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bbin体育bbin体育网 - bbin网bbin网址 - bbin体育bbin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