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陸羽陳婉蓉 > 正文 637 各自心知肚明

正文 637 各自心知肚明

推薦閱讀:天王殿我是一把魔劍最初進化御獸進化商他的小祖宗甜爆了玉懶仙美女總裁的透視高手大唐如意郎鋼鐵蘇聯諜海先鋒

    “孔兄,的確好久不見。”陸羽說道。

    這個被葉冕看重的人,城府極深,遠遠不像表面上,這一副人畜無害那么簡單。

    傳聞孔禹蒙叛變,從現在看來并不是這么回事,而是其中有其內幕。

    不過,陸羽的確從孔禹蒙身上看到了善意。

    于情于理,他都沒有理由冷臉相待。

    而當他的視線轉到凌傲陽身上,只微微地點了點頭。

    他與凌傲陽,有很多事都各自心知肚明,兩人之間的關系,也并不像看上去那般緊密。

    原來,他是凌珂茗的護衛。

    卻一轉手,凌傲陽就把他交給了葉冕。

    這種做法,其實與買賣沒什么兩樣。

    護衛效忠,說的是士為知己者死,也是這方天地的規矩。要是把護衛當作是一件可以交易的貨物,又叫護衛如何盡忠?

    無論交易的對象是誰,又是什么情況,這個做法非常令人感到心寒。

    凌傲陽神色不變,但隱藏在眼底下的震驚,并不比葉冕少,反而更甚。

    陸羽竟能施用瞬移之術,無視深宮的種種禁制,循著葉冕的氣息來到這里,這只有一種可能性!

    一個讓他不敢置信的可能性。

    然而他的修為在超脫境五層,已經無法感應陸羽的如今的境界。

    乍一看上去,陸羽就像一個普通人,體內通透一目了然,但又似隱隱與天地融為一體,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蘊含著天地運行之律。

    第九步?

    竟是在飛升兩年之后,連邁二十層!

    這個修行速度,簡直是駭人聽聞!聞所未聞!

    這個念頭一起,凌傲陽就不由暗嘆一聲,心中也涌上了濃濃懊悔。

    深諳世故的凌傲陽,又是如何不知陸羽的想法,就更清楚自己的作為,已經在他與陸羽之間筑起了一道隔閡。

    但他更清楚。

    一個第九步,對于這方天地意味著什么。

    四大勢力之首,就是四個第九步,除此之外,這方天地修行者明明億萬數之多。

    可想而知,能夠走到第九步的修行者,還是在兩年的時間里,其天資是何等恐怖絕倫!

    這恐怕已是前無古人!

    但是事到如今,說什么都晚了。

    走到第九步,又如何再把他放在眼里。

    再看陸羽臉上的淡漠之色,也很好地證明了這一點。

    思酌過后,凌傲陽瞇了瞇眼。

    他已預感到,若是陸羽不肯效忠于仙皇勢力,必將會使得這方天地在地風起云涌,而他也想到了一件事!

    一件關于黑域囚海異動之事。

    可是,殺又不能殺。

    第九步修行者,已經可以掌控天地大道,想殺,又豈是那么容易!

    葉冕察覺到凌傲陽投來的眼神,兩人共事多年,也早心有默契,他馬上會了意。

    陸羽在葉冕眼中,一直是那種謙遜平和的低調個性。

    因此在他感應到葉璇的氣息以后,思女心切,他就出宮尋去,站在城墻之上駐足觀望。

    自然也看到了陸羽。

    不過他對陸羽的認知一貫如此,就不可能有意去窺探他的修為。

    他已是仙皇,這種失禮的做法也影響到他的無上威嚴。

    正因如此,他疏忽大意了。

    要是他知陸羽已是邁入第九步,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陸羽擅自闖入皇都。

    皇都,就如宗教聯盟太一教的教派。

    也如飛仙殿那一座座漂浮的山峰,無論怎么飄,都不會真正飄到仙皇勢力的皇都之上。

    修行者互有往來,再正常不過,但第九步之間卻是非常忌諱。

    所以,縱然他也想到種種,生起將陸羽留下之心,卻只能將這想法硬生生按捺下來。

    在皇都這里,萬萬不可輕舉妄動。

    否則皇都被毀,他就會淪為成一個笑柄,被人恥笑萬年。

    反觀孔禹蒙,是殿內最正常的人,他似乎沒有察覺到這其中貓膩,但是不是這么回事,就不得而知了。

    在這短短的幾個呼吸的功夫,葉冕和凌傲陽千頭萬緒,卻都做出了恍若無事之舉。

    以不變應萬變,才是上上之策。

    也正是這時,又一道身影出現在大殿之中。

    葉璇。

    她也是用了瞬移之術回來了,她不是直闖,而是皇都之內潛藏的神魔境強者,都辨認得出皇女的氣息。

    自然,是要放行。

    她這么慢,也是因為經過了幾道關卡的緣故。

    “父皇。”

    葉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對葉璇示以君上臣下之禮。

    “呵呵,很好,你能平安歸來,都是托了陸羽的一路照顧。”葉冕笑了笑,視線掠過陸羽又道,“你對父皇說說,這些日子,你都經歷了什么?”

    他先是道出了讓葉璇不要忘記陸羽的恩情,其后作為一名父親的溺愛和關懷就顯露無遺。

    “父親,在我離開仙皇勢力以后......”

    葉璇已恢復了身為皇女的孤傲和冷漠,她瞥了一眼陸羽,便把沿途所經歷的大概徐徐道來。

    其中就包括了橫跨眾魔殿,在幾座城池之中留連了幾個月。

    之后,聽聞葉冕失勢,她便隨同陸羽去往了黑域囚海。

    卻也只說到黑域囚海的時候,就打住了。

    她沒有細說下去,葉冕聽得連連點頭,對于葉璇的異常,仿若未覺。

    少傾,葉冕笑了笑,“陸羽,你辛苦了,你說我應當賞賜你什么,以作感激?”

    “仙皇,這就不用了,沿途雖有幾番波折,卻是互有照料。”陸羽頓了頓,又道,“而我應仙皇之邀,入宮一聚,實則是為了辭行。”

    他把這番話說得很委婉,給足了葉冕臺階。

    所謂的辭行,就是要離開仙皇勢力。

    “這個......”葉冕稍作思索,還是點點頭順坡下驢,“那就好吧!”

    葉冕突然話題一轉,問道,“既然如此,那不如多留兩天?你這一別,我們再次相見已不知是何年日。”

    對于這個問題,陸羽幾乎是不用細想,卻未等他拒絕,凌傲陽卻先一步開了口。

    “陸羽,小女珂茗這些時日,也是對你甚是掛念,不如就應了仙皇之邀,你當如何?”

    陸羽搖頭說道,“這看不太好,凌少主已是仙皇......”

    “呵呵,這你就無需多慮了。”葉冕擺手笑道,“當時我那般做法,是聽從了孔禹蒙的提議,目的是為了要我那個皇叔麻痹大意,話都說到了這里,你明白了吧。”

    “這么說來......”陸羽不禁恍然。

    原來,這都是局。

    這一步一個局,卻是使得陸羽更加小心翼翼。

    但是,葉冕都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

    再說談論到凌珂茗,陸羽就改變了主意。

    這次一別,恐怕是真的不知什么時候再能相見,哪怕是見,身份與立場都已不同。

    還有的就是,葉冕和凌傲陽都開了口。

    他有傳送卷軸沒錯,不過沒到翻臉那一步,他不準備使用。

    真要用的那時,葉冕也阻止不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estxy.cn/xs/23/23295/1627435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5zyo.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bbin体育bbin体育网 - bbin网bbin网址 - bbin体育bbin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