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陸羽陳婉蓉 > 正文 407 你好陰毒的心

正文 407 你好陰毒的心

推薦閱讀:諸天演道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透視醫仙另類保鏢:龍潛都市游戲銅幣能提現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足球之只手遮天仙君重生私人定制大魔王最強躺贏

    雷清元緊鎖眉頭,喃喃自語,“我終于明白,為何總覺不對......”

    “......滅世血嬰!”

    念及于此,雷清元的臉色陰沉下來。 href=" target="_bnk" css="linktent">" target="_bnk"></a></a>

    “滅世血嬰,殺念深重,若是不盡早除去,日后必定成為大禍!”

    “可是......他又可以控制自如......對了,是他經那磨刀后人指點過......”

    “如此看來,他應該能控制心中殺性......”

    雷清元雙目閃爍,足以看出心中躊躇不定。

    如今雷家覆滅,難得出了陸羽一子,親手誅之,著實不忍。

    他的修為,已至陽神。

    不用多少時日,他隨時都可進入秘境。

    他這一走,雷家就真的沒落了。

    而留下陸羽,雷家終是有了延續。

    但,這有一個前提,那就是陸羽不至淪為魔道。

    斟酌了片刻,雷清元嘆了口氣,“我且看你行之,希望你能控制得了,否則,我不可由你為禍。”

    ......

    陸羽將巫清君扶起,便走了出去。

    卻在這時,身后傳來巫十九的喝止,“等等!”

    陸羽轉過身,說道,“你還想如何?我已手下留情。”

    巫十九蹌踉站起。

    他望向巫清君,臉上布滿復雜之色,“君兒,你真要隨他走?”

    “是。”巫清君語氣淡漠。

    巫十九所為,徹底傷透了她的心。

    為了名聲,為了家族,居然不惜對她痛下殺手。

    也是因為這個,巫清君死心了,對于巫家,她再無留戀之意。

    巫十九沉默一下,苦澀地道,“為父,也是被情勢所逼,你身不在其位,自是不知為父身不由己......”

    “父親,多說無用。”巫清君頓了頓,又道,“你好自為之。”

    說完,便與陸羽一起走出。

    不過走出幾步,陸羽停了下來,轉身望向巫十九,說道,“今日我不殺你,就當給你留個教訓。如果你想再糾纏下去,我隨時奉陪。”

    ......

    兩人施展御氣之術,離開s省,直接飛往g市。

    這一路上,言語不多。

    只因巫清君說了一句,“剛好,我陪你一同回去,照顧母親幾日。”

    “她,去世了。”

    這就是陸羽的回應。

    一直回到g市,都沒說過一句話。

    凌晨時分。

    陸家別墅。

    兩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大院之中。

    陸羽和巫清君站了一會兒,隨即對視一眼,開門走入。

    燈開。

    這已很久無人打掃。

    地板,家具,已積了一層薄薄灰塵。

    客廳非常凌亂,就如家中進了小賊洗劫過一般。

    幾灘已經干涸而變得漆黑凝塊的血跡印記,讓巫清君的神色為之一變。

    未等她問,陸羽就走到沙發坐下,從儲物戒指抽出長刀,與一塊羊脂玉磨了起來。

    氣氛,沉默中帶著一股無形的壓抑。

    巫清君走近,輕輕拍了陸羽肩膀兩下,就清理起來。

    等她清理完好,已是即將天明。

    她走到陸羽對面的沙發上,斜躺下來,她靜看了陸羽片刻,就緩緩閉上了雙眸。

    直至晨曦破曉。

    陸羽,停止了磨刀。

    刀刃刮蹭著羊脂玉發出的“沙沙”聲,也隨之靜止。

    “母親,是怎么走的?”

    巫清君坐起,輕聲問道。

    “以洪武,洪文宗為首,具體情況,我也得詳細過問一人。”

    陸羽似是在述說著一件與他無關的事情。

    “難得,你還能如此平靜。”

    巫清君嘆了口氣,繼而問道,“你打算怎么做?”

    這個問題,倒是提醒了陸羽。

    他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淡淡地道,“你離開了巫家,還有沒有別的去處?”

    “沒有,你趕我走?”

    “你跟著我,日后兇險難料,我不敢保證,能護你周全。”

    “我曾經說過,既然成了你妻,那么從此往后,我們一同共赴患難。”

    陸羽深深地看了巫清君一眼,隨即起身。

    “我要去找一個人。”

    巫清君沒有再問,而是隨著陸羽,離開別墅。

    ......

    陸羽,和巫清君一走。

    巫十九就狂吐黑血。

    他被傷到元嬰,卻并不致命,他很清楚,這是陸羽留手了的緣故。

    雖然陸羽修為與他相距不遠,但是陸羽的心機,卻是狡詐無比。

    可笑造化弄人,今時今日,他與陸羽結下了仇。

    長女,也離他而去。

    事成定局。

    世上亦無后悔藥。

    不過,他的心里還是抱有狐疑。

    動手之前,陸羽一身令他都為之膽寒的殺意。

    卻是在傷他之后,說收就收。

    這說不過去。

    就如一個暴怒之人,理性幾乎全無,又怎么可能,突然心靜如水?

    這是不可能的。

    可是,陸羽的確是走了。

    他想不通,但必須得去想,因為他感覺非常不對!

    巫長河此時也清醒過來,他駭然環顧,陸羽卻已不見蹤影。

    唯獨巫十九,癱坐在一棵樹下,背脊靠著樹干,胸前一片血跡。

    他大驚之下連忙沖前。

    “父親!”

    巫十九頹然地擺了擺手,說道,“我無大恙。”

    “可是,你......”

    “我們回去再說。”

    巫十九咳嗽兩聲,便站了起身。

    百名巫家族老,也是在清醒過后,陸續靠了過來。

    他們皆是身受重創。

    紫電狂雷的威力,實在是異常恐怖。

    “家主......”

    一眾族老,看到巫十九胸前血跡,不免又是一陣膽顫心驚。

    巫十九是元嬰境,竟然都不是陸羽對手!

    “他走了,我們回去。”

    “是......”

    百余道身影騰空而起,朝著巫家宗門飛回。

    御氣飛行途中,巫十九甚感胸口郁結,氣血不暢。

    他以為是元嬰受創所致,并未放在心上。

    回到巫家,一眾族老早在半路散去,各自尋地,閉關療傷。

    雷家的紫電狂雷,著實是太過恐怖!

    這是除了巫十九意外,所有人的一致念頭。

    巫家別墅。

    巫十九的房中。

    房門緊閉,他正盤膝打坐,調理元嬰傷勢。

    他一運轉精元,那種氣血不暢的郁結之感又來了。

    “怪事......為何于此?”

    巫十九停止下來,內視了一遍周身經脈。

    ......又無淤堵之處。

    他再次運轉精元,氣血卻是依舊滯緩。

    陡然,巫十九的心中一突。

    他發現元嬰的創口周邊,有一抹血紅之色。

    下一刻,他就不由倒抽了口冷氣。

    目中流露出來的,盡是驚駭與憤怒。

    “陸羽,你好陰毒的心......”

    ......

    陸羽帶著巫清君,并肩朝著山下走去。

    當走到沿海路。

    巫清君突然開口說道,“夫君,謝謝你。”

    “謝我什么?”

    巫清君對他的稱謂,陸羽已經習慣了。

    縱然他已變得孤言寡語,但是巫清君的作為,讓他深感觸動。

    比如,她選擇舍棄了巫家,也舍棄了尊貴的身份,就是為了跟著他這個雷家余孽。

    “你在巫家劍牢,饒過了他們一命。”

    “饒?嗯。”

    陸羽點點頭,冷冽一笑,“沒錯,我只是饒了你的父親和......你的大哥一命。”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estxy.cn/xs/23/23295/153000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5zyo.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bbin体育bbin体育网 - bbin网bbin网址 - bbin体育bbin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