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陸羽陳婉蓉 > 正文 404 誰想殺我,我就殺誰

正文 404 誰想殺我,我就殺誰

推薦閱讀:天王殿我是一把魔劍最初進化御獸進化商他的小祖宗甜爆了玉懶仙美女總裁的透視高手大唐如意郎鋼鐵蘇聯諜海先鋒

    巫清君不禁微微失神。

    突然,她發現自己還是對陸羽了解甚少。

    這是怎么一個男人?

    都已面臨生死關頭,居然無動于衷。

    這一百多個巫家金丹修士,全部都是劍修。

    能不能逃出去,她完全沒有信心。

    況且,她的父親巫十九,還是元嬰大能。

    她的夫婿,雖不敢說是天下第一,但卻是一個泰山崩于眼前,依舊頂天立地的男人。

    巫清君微微一笑,望向陸羽的雙眸已泛上溫柔。

    她的選擇沒有錯。

    有此夫婿,她這一生已心滿意足。

    陸羽輕輕推開了擋在他面前的巫清君。

    雙目漸漸冰冷。

    原本,他是巫家女婿。

    他并不想為了種種,與巫家翻臉,再怎么說,都是一家人。

    是的,他承認。

    巫清君在他心里,遠遠還未達到相濡以沫的地步。

    就是在這樣的前提下,巫清君成為了他的妻子。

    但既然已成事實,他就不能有負于人。

    為此,他來了。

    然而巫家的做法,卻是讓他心寒。

    為了對付他,居然不惜把骨肉至親搭上去。

    情分固然重要,但是這些巫家之人,卻是想著要把自己置之死地。

    這時他再想情分,無疑是讓他引頸就戮。

    他也不可能真這么做。

    “看來今天,你們是不準備放過我了。”

    陸羽咧嘴一笑,再不遮掩心中殺意。

    他非常確定,今日想要活下去,就必須有人死。

    巫十九的雙眼猛地一瞇,感受著來自于陸羽的殺機,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不詳的預感。

    但是,陸羽不過區區一人,又是哪來的自信。

    巫長河卻沒想這么多。

    他要的是陸羽死,報了方才之辱,以及,保存巫家的名聲。

    “還等什么,青蓮劍陣!”巫長河沉聲低喝。

    一眾圍攏起來的巫家族老,原本心下躊躇。

    巫清君站在陸羽一方,這要是真的動手,他們明白那意味著什么。

    然而,這又是巫家之事,他們也都是巫家之人。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巫清君被雷家余孽誘拐,執迷不悟,陸羽又私闖巫家禁地,這已構成死罪。

    聽是巫長河發令。

    再看巫家家主巫十九,居然也是保持默認的態度。

    當下再不遲疑。

    一道劍鳴,或許悅耳,百道劍鳴,卻是形成了一股蕭殺之意。

    這時,陸羽突然問道,“巫清君,萬一巫家有人死傷,你怪我不怪?”

    巫清君本已抱著與陸羽共赴生死之心。

    青蓮劍陣......

    金丹修士是不可能闖得過去。

    然而,聽到陸羽有此一問,又是在這種危急關頭,她唯有輕聲回答。

    “受人之命,忠人之事,既已成仇,死傷在所難免。”

    “嗯,那就好。”

    陸羽點點頭,便是心下坦然。

    此際,劍勢已成,上百道殺機,死死地鎖定于陸羽。

    風,停了,空氣也慢慢變得濃稠壓抑。

    巫清君神情冰冷,面色卻微微蒼白。

    她也沒想到,巫十九和巫長河,真的把她放棄了,僅僅是為了巫家名聲。

    一個,是她父親,一個,是她長兄。

    但另一邊,是她的夫婿。

    這無從選擇,又必須做出一個選擇。

    她自認選擇沒錯,她沒有違背自己的本心。

    然而事實擺在眼前,她難禁心灰意冷。

    陡然,百劍齊鳴。

    陸羽的瞳孔隨之一縮。

    九百多道劍刃化作迅捷流光,沖天而起。

    在同一時間,陸羽拉起了巫清君的手。

    巫清君霍然回頭,還不待做出反應,就感到全身一麻,接著整個人就如失重了般倒飛出去。

    也是此時。

    九百多道劍刃,竟化作了一朵巨大蓮花,由陸羽頭頂落下。

    巫十九看到陸羽將巫清君拋出,不由就重重地松了口氣。

    又見陸羽再無活路,便搖了搖頭,把心中的不詳驅逐。

    盡然,陸羽的平靜讓他深感怪異。

    卻是在下一刻,巫十九的心臟,沒來由地跳漏一拍。

    隨之而來的,就是這方圓千米的空間,猛地一震。

    還距陸羽頭頂不足三米,九百多道劍刃化作的青蓮,竟然也是猛然停頓了一下。

    接著,他就看到站在原地的陸羽,倏地不見。

    整個人,就這么憑空消失!

    巫十九下意識抬頭。

    卻是看見,陸羽已現形于青蓮劍陣的后方中心的位置。

    “不好!”

    巫十九駭然大喝。

    然而,他來不及了。

    陸羽的雙眼,已布滿血色,殺機彌漫。

    “嘭!”

    他凌空一拳,那九百多道劍刃,亦是摻雜無盡殺意,瞬間爆射四處。

    將這百名巫家族老,連帶巫十九、巫長河父子二人籠罩進去。

    “啊——!”

    ......

    凄厲慘叫陸續響起,百名巫家族老,皆被這折轉而回的劍刃洞穿身體,五官抽搐著,倒地翻滾掙扎。

    戰局,瞬間逆轉。

    此刻的陸羽,雙目猩紅,面無表情,居高臨下地俯視眾人。

    就在陸羽出手的那一刻,巫十九及時把巫長河拉出劍刃籠罩的范圍。

    他仰頭望向陸羽,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只因陸羽身上彌漫的滔天殺意,令他為之膽寒!

    這么強盛殺意,究竟從何而來!

    他怎么都想不到,陸羽竟然會是元嬰境!

    早就聽聞,雷中天的次孫,天資卓越,但他不以為意。

    他的愛子巫長河,天資亦是無人能比。

    ......

    雖說,他也與陸羽一般,同為元嬰境界,但是不知為何,他有種很強烈的直覺。

    他絕對不是陸羽對手!

    為什么?

    不對......血氣!

    此子竟然早早就修煉了血氣。

    如此濃稠血氣,又是混和了無盡殺意摻雜其中。

    巫十九不禁一陣頭皮發麻,通體冰涼。

    這百名巫家族老,慘叫了好一番之后,身體的創傷,才得以恢復。

    是由這劍刃上附帶的殺氣,與血氣所致。

    他們再望向半空之中,殺意彌漫的陸羽,早已嚇得魂飛魄散,盡皆膽寒。

    更是有幾人,不幸被劍刃刺破金丹,痛苦掙扎了片刻就氣絕身亡。

    巫長河臉色煞白,驚悸莫名,剛才,或許他差一點就死了。

    他的眼中,燃起了熊熊的嫉妒之火。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給這個廢物比了下去!”他的心里,在無聲地瘋狂大喊。

    然而,這又是冰冷無情的事實。

    他的一身傲氣,他的自尊,都隨著陸羽的這一拳,被沖擊得支離破碎。

    陸羽依然凌空而立,他沒有再度出手。

    可是,他身上散發的殺意,還在節節攀升。

    不過他很清醒。

    是的。

    他只是又想到了,慘死g市的廖淑玲。

    ......還有,慘死在xz的格桑!

    究其原因,是自己太過軟弱。

    以前,他受到屈辱,冷嘲熱諷,只會尋找理由安慰自己。

    終究,更是進一步縱容了,對方的囂張氣焰。

    一步退,步步退。

    是的。

    誰說退一步就海闊天空?

    退了一步,別人就進一步。

    他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陸羽!住手!”巫十九驚怒地大喝。

    他不敢想象,如果巫家損失了這百名族老的后果。

    所以,他必須要制止!

    陸羽冷漠一笑,“......住手?住手嗎?誰想殺我,我就殺誰。”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estxy.cn/xs/23/23295/153000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5zyo.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bbin体育bbin体育网 - bbin网bbin网址 - bbin体育bbin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