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陸羽陳婉蓉 > 正文 390 我沒想錯,你真的來了

正文 390 我沒想錯,你真的來了

推薦閱讀:萬界點名冊重生家中寶仙道長青凌天神尊清穿之十福晉她又忽悠人反派天天想和離仙草供應商我為天帝召喚群雄都市巔峰高手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卻在這時,陸羽手中的動作停下。\" target=\"_bnk\"> target="_bnk" css="linktent">" target="_bnk"></a></a>

    “你是誰?”他輕聲地問。

    聽罷,剛從盤坐之姿站起的雷清元隨之一頓。

    這附近并未有人,除了他和陸羽。

    “你是誰?”

    陸羽抬頭,茫然地環顧一眼。

    他沒有看到其他,這大雪山山頂,只有他一個人。

    這種被注視之感,早在一個月前,就已存在,尤其是最近幾天,尤為強烈。

    亦是為此,陸羽才有這一問。

    雷清元吃驚,他沒想到陸羽感知如此之強。

    不過,他卻沒再打算現身。

    入了魔,感知能力是大大降低的,這也就是說,可以排除陸羽是入魔的可能性。

    雷清元升起了些許興致,便又盤膝而坐。

    只因陸羽的修行方式,實在是太過另辟蹊徑。

    別說是千多年前,哪怕是現世,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陸羽,則是繼續磨刀。

    偶爾會抬起頭,望向牧區那方草場。

    他這一磨,就又磨了半年之久。

    羊脂玉被切割成了細渣,他又掏出了一塊。

    他似是不知疲倦。

    至于雷清元,已沒有了離去的心思。

    他倒是想要弄清,陸羽是否修煉了什么魔功。

    是,除以后患;不是,那就意味著雷家出了一個萬年不遇之才。

    他自然更傾向于后者。

    而種種跡象,似乎都在表明,陸羽不是修煉魔功,但又不是修行正統之法。

    這才是吸引到雷清元注意的因由。

    終是有天,陸羽仿佛是感到了厭倦,在第二塊羊脂玉被磨損成為渣滓,他停了下來。

    將長刀收好,取出一壇酒,望向草場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起來。

    他的眼中,盡是思念與回憶。

    在這半年的時間里,陸羽不是沒想過找上洪家為格桑報仇,而且不止一次。

    那股在心底狂涌的殺念,無時無刻的都在彌漫。

    若非如此,他也不會磨了半年的刀。

    他很清楚,他要是去了洪家,注定死無葬身之地,洪家的老祖宗,是元嬰大能。

    報仇......不可能不報,但不是抱著一腔仇恨,去洪家送死。

    陸羽絕非怯弱,不過是他早年歷經人情冷暖,有家庭牽絆,不至于像個無腦的愣頭青。

    活著,才有機會,活不下去了,還能做什么?報仇只是個笑話。

    他在磨刀,也是在想。

    他在想,何為道心,他在尋覓,自己的道心。

    格桑臨死之前,還是對他念念不忘。

    而他注定要負了她的心意。

    這不是說,修行者不能與普通人結為姻緣,而是別的原因,當然要是多給一些時間,陸羽又知曉格桑心意......

    感情,不穩定因素,還是有很多的。

    什么山盟海誓,什么一心一意,終究是逃不過隨緣二字。

    就如陳婉蓉,楚飛雪,張雯,巫清君......

    陸羽從一而終,都沒有給自己立下過一個定性,比如他對自己說,他就喜歡誰蕓蕓。

    這般欺瞞,只能欺瞞得了一時,一旦日后,在夜深人靜之際霍然回首,又是思念起某個女子......

    彼時怎么面對枕邊人。

    或許又會找到另一個借口,但那不過是沒有了選擇,自我安慰,聊以慰藉。

    “想遠了......”

    陸羽抿了口酒,微微嘆了口氣。

    目視著。

    雷清元的臉上現出不滿之色,他蠕動了一下喉嚨,對了,記起來了,似乎自己很久都沒喝酒了。

    這個不孝子孫,勾起了他的酒蟲。

    他撩望一眼陸羽的儲物戒指,隨意一招手,一壇酒就出現在了他的手里。

    打開壇封,喝了一口。

    “唔......不錯,好酒!”

    ......

    一坐,就是一日。

    陸羽還在胡思亂想。

    不由得,他就想到了雷中天說起的雷烈。

    有一句話,他印象深刻。

    天地靈氣是從何而來?

    是世間萬物蘊養,還是真如雷烈所說,從無而來,又重歸于無。

    這冥冥之中,與人的一生,從出生到死去,何為相似。

    那到底是有還是無?

    就像格桑還活著的時候,天地有她,而她如今卻是永遠消失在了這片天地間。

    “有還是無?”陸羽輕皺著眉,喃喃自語。

    陸羽又從這個問題,跳到了另一個完全不相關的問題。

    修行者修行,為的是什么?我為什么修行?

    為了求得長生,還是為了擺脫輪回?

    他的思維,跳躍得有些過分,當然如果不這樣,也稱不成是胡思亂想。

    其實他也沒真正正視過這些個問題。

    如同年輕人,并不會認真地去想,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句話里其中的哲理。

    “好像,都不是......我沒想過要活多久,也從未信過有輪回之說。”

    陸羽的自言自語,卻是使得正在喝酒的雷清元一愣。

    接著,他的視線就投向了陸羽。

    他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一個修行者都會去想的問題。

    “此子,越發是讓我滿意了。”

    雷清元不明所以地笑了笑。

    夜幕降臨,繁星點點。

    雷清元等得有些不耐煩,原本他想聽聽,這子孫那個為何修行的答案,卻是一跳就跳過了。

    隨著問題越多,似是根本沒有了深究下去的打算。

    又是東方現出了魚肚白。

    雷清元已經喝了三壇酒。

    陸羽不著邊際的的胡思亂想,卻還在繼續。

    直至中午。

    雷清元又皺了一下眉頭。

    有一道氣息,此時從遠方而來。

    不像經過,憑借直覺,反而像是有著明確目標,直沖大雪山之巔。

    雖說路程尚且甚遠,但以其速,估計尚有一刻鐘就到。

    “何人?”

    雷清元看了看陸羽,稍作猶豫之后最終決定以靜待變。

    他怎么看不出,此時的陸羽,正直從金丹邁入元嬰的緊要關頭,此關一過,元嬰二境大道無阻。

    萬萬,是不能被打擾。

    以他如今,已對這天道循環,有了模糊的感知。

    幫,不是不可幫。

    但這是事,也是注定的劫。

    如果他施以援手,這對陸羽的日后,恐怕是一件極壞之事。

    所以,雷清元不想出手,除非是陸羽有性命之憂,他再斟酌左右。

    如此過了十分鐘,陸羽也似若有所覺,中斷了思考,轉而抬頭望向那道快速接近的氣息。

    元嬰。

    居然,是一個元嬰!

    而這道氣息,陸羽隱隱有種熟悉之感。

    直至他看清了由天際而來,氣息的主人面孔。

    陸羽,卻是笑了。

    “熟人?”雷清元不由心想。

    但不管是不是熟人,陸羽被人打斷了,是不折不扣的事實,這讓雷清元極為不滿。

    “我等了有些時間,但是我想,或許你會再來,我沒想錯,你真的來了......洪武。”

    陸羽淡淡地道。

    他平靜的語氣之中,卻是透著一股徹骨冰寒。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estxy.cn/xs/23/23295/1530000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5zyo.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bbin体育bbin体育网 - bbin网bbin网址 - bbin体育bbin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