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陸羽陳婉蓉 > 正文 231 遠道而來的旅人

正文 231 遠道而來的旅人

推薦閱讀:萬界點名冊重生家中寶仙道長青凌天神尊清穿之十福晉她又忽悠人反派天天想和離仙草供應商我為天帝召喚群雄都市巔峰高手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新的定居地,就是索朗一家,從貢布兄弟手中奪回的草場。

    之前,陸羽跟隨索朗放牧,只是草場的冰山一角而已。

    這幾千頭牲畜,在幾人和兩條藏獒的引領下出發了。

    路程不遠,在二十公里以外。

    不過騎著馬,一路閑談,也不顯無聊。

    陸羽和央金達娃,走得比較靠后,兩人的話題,自然是關于武學方面的探討。

    格桑策馬來過兩次,她倒是想聽聽,這其中是不是有她不知道的秘密。

    然而當她發現一個字也聽不明白以后,便失去了興趣。

    抵達大雪山山腳,再往前走好幾公里,就抵達了目的地。

    這環境優美,還有一張如藍寶石般的湖泊。

    綠草茵茵。

    怪不得貢布兄弟強搶豪奪,這的確是個好地方。

    索朗一家忙了起來。

    他們得在天黑之前搭好蒙古包,不然夜晚的溫度會把人凍僵。

    陸羽自然也上去幫忙,白吃白住,再袖手旁觀,這怎么都說不過去。

    反倒是央金達娃,無所事事,她走到湖畔邊上的石頭上坐下,似是欣賞這美景。

    她脫了皮襖,全身上下一襲紅色,遠遠望去,宛如畫中美人。

    蒙古包的搭建并不困難,又有陸羽和索朗兩個出力好手。

    至于那幾千頭牛羊,倒是不用擔心,因為之前,索朗一家就在這做好了柵欄。

    布置得差不多,陸羽從蒙古包里走出。

    發現央金達娃此時,已是盤膝而坐,看似是進入內觀狀態修煉了。

    內觀,不等同于冥想。

    前者是一邊運轉真元修煉,一邊校檢印證,是否出錯,而后者傾向于更深層次的修煉方式。

    這些天以來,無論是央金達娃,還是陸羽,都受益匪淺。

    當然她的舉動,在其他人看來不免怪異。

    見狀,陸羽也走上去,與她一般盤腿坐下,開始內觀。

    修行之路,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這是所有修行者在踏入修行之前,領路人幾乎都會說的一番話。

    然而修行中的枯燥和寂寞,不是常人所能忍受。

    有志同道合者,自結伴而行。

    因此,陸羽和央金達娃,彼此都受到了刺激。

    都從對方身上,看見了優點,也看見了自身不足。

    一股不認輸的勁頭,在暗自較量之中萌芽。

    央金達娃算不上真正的天才,卻有一個令人不能忽視的天賦。

    陸羽被先天所限,也算不上是天才,但是他體內真元,能夠按照心法路線自主運轉。

    最重要的是,他沒有被那些修煉的條條框框約束。

    敢想敢試,天馬行空!

    這幾天的交流,央金達娃是察覺到了。

    兩人并肩盤坐,而他們的面前,是一張如藍寶石打造的巨鏡。

    微風輕拂,巨鏡泛起陣陣波瀾,卻沒有影響到,兩個沉迷于修煉的人。

    直至夕陽西沉,天色漸暗。

    兩人默契地睜開了眼,轉頭相顧一笑。

    繼而齊齊起身,結伴而回。

    接下來一連三天,陸羽和央金達娃上午切磋,下午時分,就盤坐在湖泊的大石上。

    探討,印證武學。

    這是有史以來,陸羽最投入修煉的一次。

    并不是說,之前他的修煉不上心,而是沒有找到一個志同道合的人。

    第四天,這種平靜被打斷了。

    貢布兄弟不光帶來了一千頭牛,還帶來了五名游客。

    一輛越野,三男兩女。

    男人的年紀,兩個在四十五歲往上,一個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其余二女,均在三十歲左右。

    這五人背著旅行背包,那兩名中年男人的胸前,還各自掛著一部單反相機。

    看上去,像是旅客。

    卻在這時,央金達娃扯了扯陸羽衣角。

    “怎么?”

    “噓,注意點,他們是修行者,你先過去應付一下。”央金達娃低聲說道。

    陸羽一愣,央金達娃卻率先走了出去。

    她不是朝著那五名游客而去,而是沖著貢布兄弟。

    陸羽也看出了,他們和貢布兄弟不是一伙的,這央金達娃,似是不想跟他們接觸。

    貢布和卓巴,在把一千頭牛驅趕過來以后,就與索朗交涉。

    而兩名中年男人,則是走到湖泊邊緣,對著大雪山拍照,剩下三人在竊竊私語。

    聽聞這五個人是修行者,陸羽在震驚同時,也覺得有些納悶。

    因為他不明白,央金達娃是怎么看出來的。

    央金達娃走向貢布兄弟,而他走向那五名游客。

    陸羽心有忐忑,他不想暴露身份,尤其是在修行者面前。

    尤其是他不知道這五人,是不是有八大家族的高手。

    收整心緒,陸羽揮手笑道,“你們好啊!”

    這一聲招呼,使得五人都看了過來,其中一名中年人也笑著回應,“你好。”

    “你看上去不像是藏民。”他又說一句。

    “不是,不過他們是我的親戚。”陸羽面色不變,問道,“你們也是來旅游的?”

    “是的,這里風景不錯,就過來看看。”中年人笑了笑,便又再看向大雪山。

    似乎不想再與陸羽交談。

    而那名年輕人,淡淡地瞥了一眼陸羽,姿態高高在上,眼神盡是蔑視。

    “哦,這里的確挺美的,你們慢慢看,我先過去幫忙。”陸羽指了指遠處,索朗與貢布兄弟交接那頭。

    然后轉身就走。

    其實他也不愿跟這些修行者接觸。

    他走向央金達娃,同時暗暗松了口氣。

    剛一走近,央金達娃就問,“怎么,他們怎么說?”

    “哦,他們說是來這里旅游的。”陸羽說道。

    “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

    “比如他們叫什么名字,你沒有問?”

    “我問那個干什么?”陸羽愕然。

    “傻瓜,你不問怎么知道對方是誰,你就相信他們是來旅游的?”

    不是來旅游的,那么來這里干什么?

    想是這么想,陸羽卻不敢說。

    “要不,我再過去問問?”

    “不用,他們還會回來的。”央金達娃瞟了一眼那邊,淡淡地道。

    陸羽也下意識轉頭,卻發現那五人已朝著這邊走來。

    “要不要去避避?”陸羽提議。

    “來不及了,我們見機行事,千萬不要暴露了,知道嗎?”

    陸羽馬上點頭,這正是他所想的。

    萬一他暴露,估計他會比央金達娃更麻煩!

    “糟了!”

    突然,陸羽的臉色變了數變。

    “怎么?”

    “我跟他們說,我和索朗是親戚,他們一問,這不是穿幫了嗎!”

    這話一出,央金達娃的神色也隨之凝重起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estxy.cn/xs/23/23295/137551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5zyo.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bbin体育bbin体育网 - bbin网bbin网址 - bbin体育bbin体育